快捷搜索:
全站头部广告位(1180PX*123PX)

:核磁、CT等检查的辐射剂量是安全的吗?a股熔断机制取消了吗

内容页正文上800*90

2010年,雷军与创始人共喝小米粥 图源网络低毛利是雷军从Costco学来的“土办法”。很难说雷军当年选择从这一角度切入市场,究竟与他在生活上的节俭是否有关。不过多年以来,这家他一手创办的公司,的确从产品到管理都一脉相承了雷军的节俭理念。“低毛利、高效率是王道”,在《创办小米前后我的一些思考》一文中,雷军这样写到。这是他站在50岁时对10年前一些决策的回顾,他依然坚持,“高毛利率的公司,效率一定是很低的”,而小米的成功在于低毛利下,对整体运作成本“控制在惊人的低的水平”,他写道,小米“是全球运作效率最高的公司”。性价比、低毛利的确是小米成功之道。2013—2015年,小米以行业颠覆者的形象出现,不仅改写了智能手机的售价,其互联网营销、粉丝营销的方式方法也为人津津乐道。那时,雷军和小米的其他几名创始人是国产手机最为耀眼的明星。然而在最近两年中,小米遭遇到的种种困境,或许也与这种对“低毛利”的坚持不无关系。双刃剑低毛利导致的问题最早在销售层面暴露出来。在小米擅长的线上销售渠道逐渐饱和、线上成本越来越高后,小米开始提出新零售概念,向线下拓展。2016年底,雷军首次提到了小米的新零售规划,不久后,这被列为小米的“新铁人三项”之一。但线下渠道毕竟涉及层层利益,以低毛利率著称的小米手机难以满足线下代理商所需的利润空间。据从业者反映,那时,OPPO、vivo等以线下渠道著称的手机厂商,能够给予零售商每台手机售价15%-20%的利润空间,最低也会高于10%,而小米给予的利润率则不足5%,极大压缩了渠道商对小米的销售意愿。除小米在一、二线城市所设的直营店外,小米授权店、小米小店等形态均难以为继,在多地已经大举收缩。“以前在我们区域还有小米经销商和负责人,现在都撤掉了,一个小米的省级代理商都没有了。”一位手机渠道商在近期透露。2018年4月,小米IPO前夕,雷军在母校武汉大学演讲时宣布,小米硬件的综合税后净利率不超过5%,如超过,我们将把超过5%的部分用合理的方式返还给小米用户”。当时,雷军为小米设定的路线是,通过低利率硬件引流,发展高毛利的互联网服务。当时,这也被外界理解为,雷军在为即将IPO的小米再次强调其互联网公司的定位。然而,小米的互联网业务遇到了与线下渠道相同的问题:投入不足。尽管互联网业务在战略上备受雷军重视,但据诸多小米内部人士反应,小米对互联网的实际人力、财力投入相当有限,既不培养内容、也从不烧钱推广。迄今为止,小米也未能孵化高流量的互联网应用。多年前,金山员工的遭遇“穿越”到了小米员工身上。不少小米员工反映,公司待遇低于业内平均值,这不仅拉低了员工的工作积极性,也增加了在外招聘的难度。有员工抱怨称,入职小米以来面试人数达200余名,却未能找到合适人选,“想要背景好、能力好的员工,但合适的人选都能拿到其他公司更高报酬的offer,不愿意来”。最近两年,手机行业的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而低毛利的小米更加捉襟见肘。手机行业的“玩法”正在改变:数年前,以小米、魅族为主的互联网手机是行业明星;如今,在上游研发和供应商上具有优势的华为、在下游擅长渠道销售的OV,正在成为行业主流,展示着各自优势。有句话说,过去你擅长的东西未来会成为你成长的障碍。雷军与他的小米今天更像是这句话的现实版。雷军或许已经意识到这一点。2019年,小米与Redmi拆分,并将“极致性价比”的任务交给后者,小米手机及其品牌的其他产品努力上探高端。与这一趋势相匹配的是,在同一年,小米的研发投入上升至70亿元,6月,雷军宣布在新零售建设上追加50亿元。不过,在低毛利模式下运转多年的小米,“向上”发展并不容易。2019年,小米发布数款手机展现“黑科技”、摆脱性价比,均反响平平;唯独在这一年底,当Redmi发布一款1999元起售价的5G手机K30时,小米的股价随之大涨8.47%。当“节俭”已成为雷军与小米的“基因”后,他们还能改变吗?作者:姚心璐

年末了,重磅政策频刷存在感。

辽宁成大被举牌

2019年度助力教育企业奖

抢先一步露出头角以后,就能拿到投资人的钱。拿了钱以后,脚跟站地会比较稳,可以迅速发展,形成良性循环,到了上市以后基本就比较稳定了,除非犯大的错误。这样就逼迫创业者要拼命地快去“抢”。如果是在AI等技术领域,就要清晰我们是不是先进?在技术上怎么样布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全站底部广告位(1180PX*123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