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富人」日韩贸易争端再升级 美国不愿掺和WTO难调解

来源:[db:内容来源] 浏览:12次 时间:2019-09-22

  高雅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院长李向阳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短期来看双方出招是难以预测的,但从长期来看,我认为日韩贸易冲突的解决只有两条出路:一是美国出面居中调停,这是最有效的办法;二则是韩国对日本让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伴随着事态升级,日韩贸易争端已经连绵近三个月。

  当地时间9月18日,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正式将日本移出享有贸易优惠待遇的“白名单”。这意味着,除极个别例外情况外,韩国企业在向日本出口相关战略产品时程序增加,审批时间由此前5天延长为约15天,这一政策变化涉及千余种商品。

  这是继9月16日正式在世贸组织(WTO)提告日本违规后,韩国的又一有力反制措施。早前,日本于7月初开始限制三种半导体产业关键原材料的对韩出口,后在8月28日正式将韩国移出日方贸易“白名单”。两国你来我往、不断升级的贸易争端给事件何时终止添上问号。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院长李向阳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短期来看双方出招是难以预测的,但从长期来看,我认为日韩贸易冲突的解决只有两条出路:一是美国出面居中调停,这是最有效的办法;二则是韩国对日本让步。”

  上诉至WTO调解、美国出面“拉架”以及韩国先行妥协,哪条路最好走?

  WTO难以调解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查阅,韩国在提交给WTO申请磋商的文件中表明,日本对韩出口时实施的约束性举措同WTO规定的义务不符,其中包含政治动机,是变相的贸易限制。

  韩国可以打赢这场难断的官司吗?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研究员杨荣珍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WTO会受理此案件,但能否打赢仍然存疑。她称:“一方面,日本并未完全限制产品的对韩出口,只是取消了韩国此前的优惠待遇。另一方面,日本是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出口政策作出调整的,而WTO有所谓的‘安全例外’条款,强调国家自我保护的主权,因此,此前以此为由进行提告的案件在WTO基本没有打赢的先例。”

  此外,由于韩国此次将日本移出“白名单”有很强烈的报复意味,有日媒提出,日本有理由将韩国同样起诉至WTO。当第一财经记者问起日本是否会如此回应时,李向阳回答称:“WTO上诉机构目前已经陷入半瘫痪状态,而且日本作为一个大国,它肯定事先已经考虑到WTO的裁决问题,或者说日韩双方都预料到了,认为WTO解决不了两国之间的真正问题。”

  更重要的是,目前从时间上来看,案件到达仲裁机构的时间为两年左右,但由于大法官缺席,当前上诉机构在12月21日前后能否存续还是一个未知数。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刘向东此前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首先起诉到WTO后裁决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解决,其次WTO本身也面临着调整和改革的问题。因此,如果是通过WTO这样的多边机构来进行协调日韩贸易摩擦,效率不是特别高,一是时间周期长,二是WTO自身的权威和能力已经很难作为国际公认的制度来完全协调。”

  美国不愿掺和

  李向阳提出:“美国调停可能是解决日韩贸易争端最有效的办法,但从现在来看美国意愿不大。”事实上,由于美国与日韩间同盟关系的特殊性,美国在日韩以往发生纠纷或谈判进展不力时都会积极“出手相救”,推动事件平稳度过关键节点。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李成日举例称,比如,在2015年韩日“慰安妇协议”和2016年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签署上,背后都有时任奥巴马政府提供推力。

  然而,自日本政府从7月初开始对韩实施出口管制以来,虽然韩方官员多次前往华盛顿请求美国协助,但美方的姿态却并不如此前积极。李成日称,直到7月中下旬,美国总统特朗普才表示如有需要美方可以考虑介入,但也强调更倾向于韩日自己解决问题。

  对于美国不咸不淡的态度,李向阳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这是由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此次的行为,某种程度上与美国在全球挑起贸易摩擦的根源如出一辙。

  “日本自认为其经济结构在产业链上处在高端,但发现在市场占有率上,尤其是半导体领域,占更大市场份额的国家却是韩国。所以,作为在价值链上处于上游的国家,日本希望能获得更大的利益。”李向阳分析说,“回想一下美国也是如此,日美都觉得在国际分工中没有获得应有的利益。仅就这一点来说,安倍的诉求和特朗普一模一样。”

  刘向东此前提供的数据可以为此佐证,他称:“三星、SK海力士和LG等韩国公司的发展,在东亚半导体产业链上占据很大的份额,比如说三星在芯片出口量方面占全球近40%,但从半导体产业最上游来说,日本掌握的关键原材料有的占到全球出口量的70%~80%。”

  韩国骑虎难下

  李向阳称,除美国调停外,另一种存在可能性的方案是由韩国先行让步。他分析道:“因为从韩日两国的经济规模和它们之间的经济依存度来看,(日韩谈判地位)完全不对等。所以,如果韩国要一对一地和日本进行报复和反报复并不断升级,韩国的经济很难撑住。”

  的确,根据日本财务省数据,日本2018年对韩进出口总额分别为324亿美元和528亿美元。此外,在关键的半导体成品购买上,日本的采购来源也更加分散,韩国仅占日本半导体进口来源的8.8%,这与韩国在半导体关键原材料上极大依赖日本形成鲜明对比。

  但问题在于,韩国国内高涨的反日情绪,让韩国政府骑虎难下。譬如说,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在将日本移出“白名单”时发布公告称,韩国政府此前按程序就修订案向公众征集意见,结果显示,91%反馈意见的人支持修订案。此外,日本旅游署(JapanTourismAgency)数据显示,受日韩关系冷却影响,8月日本接收的韩国旅客数量同比下降48%。

  对此,李向阳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如果韩国国内没有民众反对,韩国政府早就退让了。虽然韩国政府不敢违反民意轻易地对日妥协,但是韩国经济很难支撑得住。”

  李向阳补充道:“韩国的经济,主要是由一些财阀式的大公司来支撑的,而这些大公司在全球价值链以及技术上对日本的依赖度是非常高的。”

  换言之,在希望对日本妥协减少损失的企业和不希望对日本让步的民众的拉锯战中,韩国政府其实左右为难。李向阳称:“如果(与日本的贸易摩擦)最终影响到韩国的经济增长,进而也会反馈到民间的意愿上。那么,下一步就看这两股势力哪股更强了。如果失业增加或者经济明显下滑,那么(民众意愿)现状可能改变,韩国就可能退让。”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以上信息由淘股啦股票网(www.dz5z.cn)收集于网络或网友投稿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内容的真实性请网友自行辨别!